2018年12月7日 星期五

失智母堅持熬湯給他喝...電鍋打開只有空碗 謝祖武當場大淚崩

▲謝祖武談失智母淚崩。(圖/記者林奕如攝)

▲謝祖武談失智母淚崩。(圖/記者林奕如攝)

記者林奕如/台北報導

謝祖武擔任失智友善大使,5日出席記者會,才終於揭開鮮少對外人提起家務事,88歲母親已經失智7年了,他回憶這些年相處點滴,眼眶泛紅:「現在心裡不痛,但回想起來每一點都滿痛,前陣子拍《初戀的情人》,我媽媽堅持要熱一碗湯給我喝,結果電鍋裡打開來是一個空碗...。」他心情複雜,說到此大淚崩。

謝祖武提到,媽媽是國中老師,有規律運動、生活單純,不菸不酒,怎麼可能得失智症,但那是難解的謎題,可能父親剛走半年影響她很深,有時叫爸爸名字,以為爸爸回來了,但最後媽媽會對空氣叫名字跟唱歌,甚至有一次透露:「小武,夜裡來了4個流氓住在客廳。」他說,她形容很逼真,當晚他直接睡在媽媽旁邊,看到媽媽說他們又來了,「我以為見鬼了,最後去醫院檢查,確診(媽媽)是失智症。」

▲謝祖武談失智母淚崩。(圖/記者林奕如攝)

▲謝祖武談失智母淚崩。(圖/記者林奕如攝)

失智症初期,面臨到患者和家屬自尊心,謝祖武說:「不好意思在媽媽衣服繡上失智症,覺得會傷自尊心,然後出去太太要一路陪著她,一路跟大家道歉,因為大家不知道這老婦人為何會橫衝直撞,然後突然大聲講話。」

白天謝祖武拍戲,太太送小孩上學空檔,謝媽媽好幾次想出門,只好請社區管理員幫忙攔住,「管理員想盡辦法攔著媽媽,一隻手打給我太太或是我,等我從片場坐計程車趕回來時候,10次裡面有好幾次,媽媽已經平靜了,看她一個人坐在椅子旁邊,拿著毛線針打空針,並沒有真的打出毛線,然後看著我說:『小武,這毛線要給你過冬。』」說到此,他情緒再次潰堤,哭到低下頭,拿衛生紙擦淚。

▲失智友善大使謝祖武。(圖/社團法人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失智友善大使謝祖武。(圖/社團法人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謝祖武在《初戀的情人》飾演失智患者,看到劇本所寫,若基因型失智是會遺傳,有50%機率,因此也很擔心自己,但他說:「這也沒有辦法,我預防失智就是不斷工作。」謝祖武5年前從大陸返台接戲,「大家都覺得謝祖武是回來帶小孩,但我沒有離婚啦!我小孩我太太會帶,其實有相當大的比重,我是回來帶我媽媽。」他感謝太太一直在媽媽身旁照顧,真的很辛苦。

他也直言,來此活動之前,看過很多稿子,但覺得應該忠實呈現失智患者以及其家屬的辛苦,他說:「失智症要的是什麼?要的是錢,任何長期的疾病要的都是錢,當然這麼講很市儈也很務實,這是我的親身經歷。」

文章來源: 東森新聞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