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6日 星期二

全台最危險!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記者許力方/綜合報導

「應該是全台灣最辛苦的工作」45歲的洪信介10年來一直在屏東植物保種中心擔任「植物獵人」一職,每年至少100天捨命獨自在荒野森林中,冒著被毒蛇咬、摔下樹的危險,採集瀕危植物。儘管才國中畢業學歷,卻與一群碩士、博士工作,被同事們稱為「介神」,他說,很多植物學家做不到的事「我全都包辦了!」

地球上許多物種以千百倍的速度走向滅絕之路,清華大學教授李家維博士為了尋找罕見的植物物種,在南台灣成立植物保種中心,還組建了一支「植物獵人」團隊,走訪全球各地,至今已經有至少3萬1000種活體植物長在17個花房裡,是世界最豐富的收藏中心。4月時,一行人前往索羅門群島尋訪珍稀植物,阿介也同行,當時一馬當先爬上25公尺高樹,摘下樹梢懸掛的巨大石松,野採身手矯健,連在地年輕人都自嘆不如,讓李家維留下深刻印象,因此結緣。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被一群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受李家維之邀,阿介來到屏東保種中心工作,他向《一条》表示,「植物獵人應該是全台灣最辛苦的工作」,過去10年來幾乎一年有100天都在山裡面,「結婚是要負責的,我太愛採集植物了,有一天我絕對是死在山裡的那個人。」保種中心收藏世界第一,有很多是野外宣佈已經滅絕的植物,現在自己主要的工作,就是採集瀕危活體植物回到中心。

阿介笑說,其實自己44歲前都沒有穩定工作, 直到來了保種中心,至今已經工作1年多,當時因為審查資格不夠,他只有國中畢業而已,但還是有些植物學家「想做未必做得到的事」,全由他包辦。據悉,他的同事每個幾乎都是碩士、博士生,卻都十分佩服,稱他「介神」,此稱號也不是浪得虛名,這1年期間,他就已經採集了1500種瀕危植物,製作1萬5000份標本,成為台灣採集海外標本最多的人。

「有時在山裡10幾天,背著40公斤左右重的行李,到從來沒有人類去過的地方。」阿介驕傲地表示,自己站在樹上跟平地一樣,甚至可以「跳樹」;為了採集,對植物的特性也相當了解,雙眼就像掃描機一樣,一邊走路一邊掃描,開花、結果、長孢子都能一目瞭然,一直採也不會重複。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他常想,自己的工作是最高風險的職業,而山上最危險的就是虎頭蜂,來一大群可能會被叮到休克,還常常會迷路「哭慘了」,樹枝斷了也摔下來過。大概17歲左右,在他眼中,蘭花就是寶,曾偷採蘭花去賣錢,為了賺錢,深山去了懸崖峭壁也上了,最後因為是親手採來的,捨不得,並沒有賣掉,「已經沒辦法控制自己找植物的慾望」,為此還到處打工,把錢拿來養植物。

2009年,去小蘭嶼做資源調查,阿介找到了「夢幻物種」蘭嶼桃紅蝴蝶蘭,很多蘭花商人都知道,他手上有這一顆珍貴蘭花,甚至開到5萬元求購,當時雖然很窮,但就是不願意放手;如今來到保種中心上班,他笑說,自己第一顆馬上捐出的植物就是「它」,因為中心有能力可以繁殖它。

「雅美萬代蘭」則是他這輩子採過最驚險的植物,是去蘭嶼採集的,它就長在懸崖峭壁,陡峭程度達90度,大概僅存20、30顆,將來可能就不見了的物種,上去花了1小時,下來也花了1小時,而最難的就是怎麼回來,「我在最高點看了很久,抽了5、6根菸,才鼓足勇氣」,最後決定採來,讓它永遠活在中心裡。

他說,每天都必須處理植物到超過凌晨12點才可以睡,也一定要採標本,「起碼要知道有什麼植物才能保護環境」。採集的植物越新鮮、越早烘乾,品質越好,他自己發明了機器來烘標本(下圖),還得將植物各部分器官放入液態氮中,低溫196度完整把基因完整留住。

他談到,自己老花越來越嚴重,若老了沒辦法爬山,就考慮成為植物描圖畫家。在社會中,雖然自己是很窮困潦倒的,到了森林裡,平常人看不到的東西,就好像是他的收藏,有一種夢幻又富有的感覺。

▲▼全台最危險工作!他國中畢業當「植物獵人」懸崖找到夢幻蘭花 被博士封神 。(圖/翻攝洪信介臉書)

文章來源: 東森新聞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