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獨家曝光/文英阿姨「生前影像」藏20年 《魔法阿媽》弄哭小棣老師!

記者林映妤/專訪

「阿媽倘賣沒?」1998年,台灣第一部自製的動畫長片《魔法阿媽》在台北電影節擔任首屆閉幕片,首映時中山堂觀眾排到繞外邊一大圈的光景還歷歷在目,一晃眼,20年了。靈魂人物文英阿姨粗啞的聲線,每個人都很熟悉,配音時的側拍影像也在20年後首次曝光,導演王小棣第一次看到這個庫藏多年的影片,忍不住激動淚崩。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魔法阿媽》20周年,文英阿姨和「豆豆」莊博文配音畫面曝光,小棣老師指導。(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魔法阿媽》20周年,文英阿姨幕後配音畫面曝光。(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魔法阿媽》始於王小棣的伴侶兼事業夥伴黃黎明,她以自己母親為原型編寫劇本,但和導演王小棣、作畫的麥人杰描繪阿嬤外型時,一致認定是文英阿姨的模樣。

「我們心裡有各種阿嬤,可能是燙了超捲髮,原子筆戳進去她都沒感覺那種,在我心裡,阿嬤就是文英阿姨,定好,沒別人了。」文英也因為這部動畫,成了全台知名度最高的「國民阿嬤」。

終於曝光的側拍影片是20年前黃黎明隨意拍攝,畫面不清晰,還有ㄘㄘㄘ雜音。文英阿姨站在麥克風前看著劇本,一臉嚴肅,使力唸出台詞,一邊跟配孫子「豆豆」的莊博文互相演練,為「酷羅」配音的許傑輝爆料,「配音時,阿母有時顯得吃力,不是配不好,而是她國字沒識得幾個,又愛面子不甘示弱,看不懂也要做好。」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許傑輝觀看未公開片段(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許傑輝看著側拍影片回憶湧現不禁笑出聲來。(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許傑輝觀看未公開片段(圖/記者季相儒攝)

那時,是先配音再寫律表算時間,所以,配音的時候,「聲音演員」只能看著一張張鉛筆稿,想像劇情的發展,大夥兒就這樣邊看導演王小棣的指揮,邊看散圖配音,不明白作業流程的文英阿姨對這種模式非常質疑,數度對著乾兒子許傑輝嘟嚷:「吼,你耶老輸逃卡是不是趴待(你的老師腦殼是不是壞去),哇揪乾扣(我配得很難過),哇西西咧啦(我要辭,不幹啦)。」

許傑輝趕緊逗弄乾媽:「母啊,吼,這個角色只有妳能配了啦,妳看我配到痔瘡要爆開了。」文英阿姨一聽,被逗樂了,打起精神繼續工作。

▲▼《魔法阿媽》劇照。(圖/稻田電影提供)

▲▼許傑輝當時除了配音「酷羅」,還要負責逗樂文英阿姨。(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許傑輝(圖/記者季相儒攝)

還有一次,文英阿姨實在受不了,把王小棣拉到一旁,為了掩飾憂心而故作輕鬆地問:「導演,這支片就這樣要演了喔?」王小棣事後大笑,覺得文英阿姨以為鉛筆畫就是成品實在單純,顯露大家對動畫真的是一知半解,卻仍無條件支持奉獻,往後還不時拿出來虧一下這位可愛的長輩。

文英阿姨的性格霸氣、正義,為人豪爽且慷慨幽默,電影裡的阿嬤也同樣「面惡心善」,嘴上或許不留情面,內心其實慈愛又善良,而且對台灣傳統信仰深信不疑,在食物或生活的小細節上更有許多一般人覺得迷信、奇怪卻意外有用的撇步。

▲▼《佳家福》文英阿姨。(圖/稻田電影工作室)

▲▼王小棣跟文英阿姨合作過《全家福》、《佳家福》、《母雞帶小鴨》。(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母雞帶小鴨》文英阿姨、許傑輝。(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拍《全家福》時,某天蔡燦得狂打嗝,完全停不下來,全劇組只能等待,文英阿姨得知後,便叫阿得把眼睛閉上,她喝了口水直接往這小女孩臉上噴!蔡燦得大叫一聲~~啊~~,傻眼之餘竟不再打嗝!雖然迷信,但這就是阿嬤的撇步啊!」小棣老師笑說。

▲▼《魔法阿媽》20周年,文英阿姨幕後配音畫面曝光。(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王小棣笑說,文英阿姨的撇步雖然迷信卻相當有用,後面那個低頭身影是安哲毅導演,當年是20幾歲的小伙子!(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許傑輝觀看未公開片段(圖/記者季相儒攝)

看著側拍的幕後配音影片,赫然發現工作人員都是現今的大咖,包含《總鋪師》導演陳玉勳、《犀利人妻》導演徐輔軍、《含苞欲墜的每一天》導演王明台、《背影》導演章可中、舞台劇大腕羅北安、演員黃仲崑、趙正平、兩岸表演導師許傑輝……小棣老師笑說:「當時連我爸的秘書都下來幫忙!」

但一看到影片裡有著2014年過世的黃黎明、2009年往生的文英阿姨,還有2011年在舞台上倒下的配樂大師史擷詠,所有過往點滴便襲上心頭,對王小棣來說,這影片有笑容,其實有更多淚水。

製作《魔法阿媽》前,小棣老師才為了電影《我的神經病》把房子拿去抵押,幾乎是「傾家蕩產」,後來傻傻地申請輔導金,依規定一年內要製作出電影,過程中才知道,動畫不是拍電影,一年內要製做出一部動畫長片,根本是不可能。

但申請了就要做,不可能也要變可能,因為做不出來不僅要歸還輔導金,還要罰100萬元,所以硬著頭皮、挖心掏肺地,說什麼也都要完成。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圖/記者季相儒攝)

▲回想起製作《魔法阿媽》的過程,王小棣忍不住鼻酸落淚。(圖/記者季相儒攝)

小棣老師回想那些艱辛的過程,眼眶裡閃著淚光:「我們因為無知,所以勇敢。」一句話道盡當時的心情,但真正開始了才知道有多痛苦,「如果那時遇見我,我整個人都是灰色的!理智、良心、勇氣、道德、骨頭、內臟、眼球……全都是灰色。」

▲▼王小棣工作照《魔法阿媽》。(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20年前小棣老師也同樣手捧阿嬤公仔,為電影打拼!(圖/稻田電影工作室提供)

這一切值得嗎?20年前,台北電影節在中山堂做《魔法阿嬤》首映時,王小棣跟黃黎明開車到現場,「受慣圈內觀眾冷漠的我們,遠遠就看到中山堂外大排長龍,黃黎明還說:吔,這麼多人在幹嘛?應該……是來看電影的吧?」

在細雨中慢慢走近,看到雨傘成行的隊伍,從中山堂前廊排到街上,再折轉到力霸百貨側巷,「我的心漸漸升溫,黃黎明仍不敢相信,還冒出一句:有人在這裡賣葡式蛋撻嗎?我爆笑起來,化解了眼眶微溼的尷尬。」

小棣老師曾撰文描寫當時心境,「當天大人小孩歡笑滿堂,我在黑暗中看不見我的工作伙伴,卻覺得我們幾個人一起沈到一種人跡罕至的生命深處。」到底《魔法阿媽》值不值得,此刻已經獲得解答。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圖/記者季相儒攝)

▲▼即便痛苦、負債,王小棣無悔製作《魔法阿媽》,和「酷羅」許傑輝翻閱以前的作品紀錄,滿滿是美麗的回憶。(圖/記者季相儒攝)

▲▼王小棣,許傑輝《魔法阿媽》專訪。王小棣,許傑輝(圖/記者季相儒攝)

文章來源: 東森新聞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