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

「男同志捐血」最快5月解禁!護家盟氣炸:不捐會少一塊肉嗎?

▲捐血,抽血,血袋,國血國用諮議會。(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衛福部宣布,將解禁男同志終生不得捐血之規定。(圖/《ETtoday新聞雲》資料照)

記者楊絡懸/台北報導

衛福部22日宣布,將解禁男同志終生不得捐血之規定,預計初步放寬「5年內有男男間性行為者暫緩捐血」,預定會在農曆年後公告60天,最快於5月公告實施。消息一出,部分民眾擔心疾病傳染該如何防治;反同團體「台灣守護家庭聯盟」(護家盟)對此發出新聞稿憤怒抗議:「男同性戀不捐血,會少一塊肉嗎?」

根據《捐血者健康標準》現行規定,有「男男」同性間性行為者、愛滋病患、曾患有惡性腫瘤與白血病者,終生不得捐血。不過該規定讓外界質疑此舉是歧視同性戀者,許多民眾於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連署,1980年代愛滋病崛起,男性間性行為者被認為是血體液傳染性疾病之危險群,當時因檢驗技術有限,為了維持血品安全,故強制規定捐血性別身分。

▲民眾於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男性間性行為者永不得捐血」條文涉及歧視,應依照醫學證據加以修訂。(圖/翻攝自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民眾於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男性間性行為者永不得捐血」條文涉及歧視,應依照醫學證據加以修訂。(圖/翻攝自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

隨著檢驗科技進步,許多國家使用酵素免疫法檢測病毒,更輔以「核酸擴大檢驗」(NAT)彌補空窗期的不足;也就是說,醫療能進一步確保血品安全,那麼禁止男同志終身不得捐血,就屬侵犯不同性傾向族群人權的歧視做法。國家衛生政策之制定應當基於醫學實證,而非對疾病的無知恐慌或族群歧視,因此要求取消。

美國、歐盟等國都已解除「男同志終生不得捐血」的禁令,皆採用「年限」規定,只要在一定期間內沒有發生男男性行為,就可捐血。食藥署藥品組副組長祁若鳳指出,在國血國用諮詢委員會中,委員提議可參考國外作法,先進一步解禁,將現行完全不可捐血,放寬至「5年內有男男間性行為暫緩捐血」,等觀察1、2年後,再放寬至「1年間有男男性行為者暫緩捐血」,也就是設定一段觀察期,確定沒有疑慮後,才可進行捐血。

祁若鳳表示,與會專家認為,現今愛滋檢驗技術提升,檢驗空窗期也從21天縮短至11天,因此皆同意疾管署方案,但強調新制上路後,相關單位仍必須持續一段「觀察期」,監測捐血者的愛滋陽性率,以免民眾利用免費捐血篩檢愛滋。

經過幾個月的文字修正,目前已開放禁令加入修法的條例中。祁若鳳表示,預計在農曆年後會預告草案60天,搜集各界意見,若沒有重大異議,經討論後確定可行,最快5月公告上路。另外,也新增曾前往茲卡病毒(Zika virus)疫區者或感染者等,限制1至6個月不等必須暫緩捐血。

▲世界愛滋日,愛滋點燈,愛滋防治,愛滋病,HIV,AIDS,疾管署。(圖/疾管署提供)

▲疾管署於「世界愛滋日」為愛滋防治點燈。(圖/疾管署提供)

在檢驗方面,疾管署副署長莊人祥補充,目前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澳洲、紐西蘭等都實施12個月內有男男性行為必須暫緩捐血;日本、南非規定6個月以上無男男性行為即可捐血。2013年,疾管署實施血品「核酸擴大檢驗」(NAT)後,沒有人因輸血而感染愛滋,然而他也強調,未來放寬捐血限制後,也會嚴密監控捐血者感染愛滋陽性率,男男間性行為者在捐血面談時必須坦承是否有捐血限制之行為,確保受血者用血安全。

莊人祥進一步指出,根據國外研究顯示,正視相關愛滋感染風險的存在,且調整政策規定,將「永久不能捐血」調整為「有男男間性行為者5年內暫緩捐血」,其實更能讓男男間性行為者在捐血面談時,願意坦承在限制期間內有過性行為,反而有助於降低血品傳播愛滋病的風險,且目前採用NAT檢驗,將空窗期縮短至11天,捐血安全有保障。

目前該決議已提送國血國用諮議會,莊人祥表示,未來若解除男男間性行為者終身捐血禁令,捐血人除了於捐血前填寫健康問卷外,捐血中心人員也會一對一說明用血安全,並詢問與血液安全私密性問題(如性行為、性傾向等);同時說明愛滋病毒傳染途徑、空窗期意義及相關刑責。另外,也進一步提供「良心回電」方式,讓自覺有可能影響用血安全情形的捐血人,可在捐血後以電話告知捐血中心,以便及時攔截血品。

▲▼2017同志大遊行。(圖/記者林世文攝)

▲仍有許多民眾把愛滋病與男同性戀畫上等號。圖為2017年台灣同志大遊行。(圖/記者林世文攝)

針對此事,護家盟發布新聞稿表達「不解與憤怒」,認為愛滋病的感染途徑為男男性行為作為大宗,80%至90%的病患都是男男性行為造成,可見同志間,男同性戀者是高危險族群,「為何捐血要開放給高危險族群?」愛滋病有空窗期,開放之後,必定有空窗期血液汙染問題,「如果造成受血者的感染,請問一個錯誤的政策,國家要賠償嗎?」

護家盟以「血液使用原則」進一步質疑,衛福部應該為全民健康把關,顧慮國人的健康因素,應該儘量降低可能的風險,包括將捐血門檻提高,如同健康者可能因感冒、體重、血紅素、睡眠,就不能捐血,這些因素會造成血液使用出問題,健康者都有高風險因素而不捐血,然而如今開放「危險族群」,與血液使用原則背道而馳,沒有道理。

「男同性戀不捐血,會少一塊肉嗎?會因此而怎樣嗎?我們國家少了幾袋同志的捐血,血庫就會荒蕪了嗎?國家為何要違反國際用血的專業倫理去開放高危險族群捐血?」護家盟表示,同志爭取開放捐血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去汙名化」,實際上這是邏輯的錯誤,同志汙名不在於因爭取婚姻與開放捐血就去汙名化,而是性行為的本質違反自然是永遠的問題,這是無法藉著損害社會價值與他人權益的方式獲得平反與去汙名化;如今為了去汙名化,卻賠上國民健康的代價,以傷害病患與急救者的權益作為交換,完全沒有道理。

護家盟質疑,國際上同志運動的方式就是爭取婚姻與捐血,為何衛福部要配合國際同運的風向損害國人健康?同運藉著金錢收買立委、政府官員,為何衛福部要配合國際同運毫無道理的理由去禁止迴轉治療、開放同志捐血,難道衛福部收受好處淪陷了?護家盟文末指出,在法令公告的一個月期間,家長、護家與維護國人健康權益等團體,「應該會、也需要去抗議。」

文章來源: 東森新聞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