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名家論壇 膝關節/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

▲藤原龍也主演《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圖/龍祥,2017.09.07)

▲藤原龍也主演《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圖/龍祥,2017.09.07)

文╱膝關節

改編自南韓電影《殺人告白》而成的日片《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memoir of a murder),其實有著不好改編的前提。畢竟翻拍還能走出原版的設定,在刻畫追根究底的犯罪動機相當出色,究竟殺人者的動機意念為何?這部分的精雕細琢,令人佩服翻拍的版本還能走出新局,這是少見翻拍成功的個案,甚至各擅勝場。

兩個版本的劇情前提都相似,日本翻拍買版權的前提就是為了拿到犯下連續殺人案的兇手躲過了法追訴期之後,突然帶著新書現身,宣稱要用懺悔贖罪的心,向當年被害者道歉。

這部分對於犯人的形象處理,日韓兩邊可說是截然不同的態度,韓國宛若是真心懺悔的民族和解,但日本對於犯罪者則是極大化地包裝成『明星』,即便是原版對於罪犯明星化亦有所指,不過日本可是對犯罪者徹底『去道德化』,完全不把殺人犯案當一回事,只要犯罪者長得夠俊美,他說什麼都是對的。這不也等同日韓面對國仇家恨的時候,所顯示出來完全不同的態度嗎?如同日本二戰之後對戰爭的態度。

韓國著重在動作場面調度,光是開場刑警與殺人兇手對幹的畫面就拍得驚心動魄,韓國在犯罪電影這個路線真是不馬虎,該追該打該暴力血腥的橋段,一樣也不少。相反的,日本完全不上演這類肉搏戰技巧,畢竟若真要翻拍韓國原本的精神,光是最後一段飛車追逐戲碼可能太費工,也可能與日版著重在犯罪者動機的心理驚悚解釋大相徑庭。

而日版對於法律訴訟有效期的年代設定非常講究,有別於韓國在殺人者的動機並無任何關聯,日版光是把時空設定在阪神大地震,把天災融入到犯罪/被害者之間的條件,加上刻畫警方追捕連續殺人者徒勞無功,最後被法律制度重挫士氣這段,是徹底超越韓版設定。

其實韓版對於犯罪者的前情提要完全省略,甚至不讓觀眾知道作案手法與警方面臨的困局打擊。反倒是著重在被害者的遺族團結,如何想辦法把曝光的殺人兇手施以私刑。日韓的角度差異,真的再三顯示出民族性分歧,韓國是一個無論如何我都想要繞過法律尋求私刑,而日本則是不管深仇大恨,都要守住法律的最後底線。加上前述的場面調度改編差異,許多細節都值得影迷細細雕琢。

如果真要說美中不足之處,那就是日版飾演刑警的伊藤英明,與飾演殺人犯的藤原龍也跟韓版兩位演員比起來實在略顯遜色,但因為日版設定的創意真能翻轉結局立場,這對沒看過原版的觀眾來說,震撼度肯定相當大,而看過原版的觀眾也能讀出箇中趣味。事實上我反而更喜歡日版的人物設定,那是一個尋求救贖/仇恨之間更完美的平衡。

此外,《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除了劇本改編出色,全片的音效設計挺值得一提,透過碎裂電子音效的層次,加強了驚悚不安感,加上環繞形成的高壓穿透感,逼得觀眾陷入近乎窒息氛圍。這些技術層面算是補強了韓版中的動作設計,只能說日版拍得比韓版聰明,就看觀眾想看動作場面為主的韓版,還是心理驚悚的日版了。

文章來源: NOWnews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