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我們在「山上放羊」 羊學伴讓台南這所國中「零霸凌」

▲台南山上國中的羊學伴,讓學校「沒有霸凌」。(圖/江宇倫提供,下同)

記者盧映慈/台北報導

台南市山上國中全校只有92個學生,卻有12隻「羊學伴」陪著他們一起「讀書」!熱血的訓導組長江宇倫老師6年前來到學校後,手把手帶著學生一起照顧羊,讓本來情緒躁動的青春期青少年,變成柔軟溫和的大孩子,不但消除班上的小團體,連霸凌者都變了一個人!

說到這群羊,完全是個美麗的「意外」,江宇倫笑說,自己來到學校的時候,看到原本養來吃草除草的羊被關在羊舍裡,瞬間覺得「好可憐」,決定打開羊舍讓羊自由生活,也透過熱心民眾捐贈一隻公羊配對,就開始了「牧羊老師」的生活;但本身專業是歷史的他,根本不懂養羊的技巧,直到區公所的獸醫介紹當地經營專攻親子教育的「豐德農場」王大哥來幫忙,這趟旅程才漸漸順利起來。

▲▼羊學伴的日常。

江宇倫表示,雖然養羊是個意外,但帶來的生命意義卻很值得。國中時期的老師是學生主要的模仿對象,原本關在羊舍的羊對學生是沒有意義的,但當他們看到羊自由的在校園裡奔跑、還對老師形影不離的時候,自然而然開始主動照顧羊、餵羊;接觸多了,也許是學會付出、也許是看到羊的生老病死,學生心態也變得柔軟,原本的小團體消失不見,會霸凌人的孩子也學會照顧弱小的同學,校園氣氛也變得更好。

母羊跟公羊交配懷孕是學生態度的轉捩點,他們從母羊漸漸隆起的肚子感受將有「新生命」的喜悅,當小羊出生,大家圍觀母羊把小羊身上的黏膜舔乾淨,沒有人覺得噁心,甚至「自動自發清理生產完的惡露」,連平常在學校會欺負別人的學生都學會徒手打掃羊糞便;後來山羊媽媽因為妊娠毒血症過世、有一隻早產的小羊被野狗咬死,學生也自動自發辦告別式,江宇倫說,那是因為「羊是他們的朋友跟家人!」

▲▼羊已經變成這所學校所有人的「朋友」與「家人」。

羊在解放之後,除了在校園草地上奔跑,也會到教室陪學生「伴讀」或睡覺,互動十分親密,江宇倫說,人類學伴會有情感上的糾葛,但對動物學伴學生能單純的「付出」,每次下課都會看到大家「跟羊聊天」的景象,但很神奇的是,學會跟羊相處之後,反而跟人類的相處也變融洽,對立的學生因為「羊」的共同話題與目標,消除界線隔閡,真的變成一個「大家庭」,學生也從照顧的過程中學到許多動物照護的知識。

除了讓學生變柔軟之外,幫小羊取名也是一個「民主」的學習,以前的小羊都是用照顧的替代役的名字命名,但替代役不是每年都有,第一隻以學生命名的羊「柔柔」,就是以總統教育獎得主的學生命名,讓其他人覺得「非常光榮」;江宇倫於是讓想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學生出來「競選」,介紹自己平常怎麼照顧小羊、跟小羊之間的共通性,之後再由大家投票表決,不但讓學生學到自治表達,也讓學習較低落的人有了成就感。

▲▼(上圖)監督學生上體育課的小羊。(下圖)學生假日時也會到學校來照顧羊。

不過這項養羊活動不是校校能進行,江宇倫指出,有不少學校表現出養羊的意願,但聽到照顧的過程,大家都打退堂鼓;他表示,這畢竟是額外活動,學校也沒有經費支持飼養,目前除了有「豐德農場」提供健康檢查、諮詢的協助之外,相關支出都是由自己掏腰包,就算其他學校想複製經驗,如果沒有老師願意「下海」照顧、引導學生,只會跟他們原本關在羊舍的羊一樣,只是學校的事情,「跟學生毫無關係」

江宇倫曾獲選教育部「好老師──記一輩子」的10大熱血教師,但他謙虛表示,只是想帶學生看到課本上看不到的東西,剛好學校又是小校,能養羊、還獲得這麼大的回饋,真的靠了「天時地利人和」;他也說,教育就是「增加他們生命的體驗而已」,學生能藉由羊找到生命意義,就是教育者最開心的事情。

 ▼小羊奔跑的可愛樣子。(取自山上國中臉書粉專)

文章來源: 東森新聞

近期集數 : (點進 劇集列表,可收看所有集數列表)